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头条 > 热门点击 >

邮票那些事儿04:价值948万美元的世界第一珍邮传奇

2018-02-06 08:33 来源:集邮本子 点击量:

162年前的1856年,英国殖民地圭亚那发行了一套两枚印制极其简陋的邮票,其中的一枚被集邮界称作“洋红一分邮票”。这枚1分面值的邮票印制十分粗糙,主图是用粗线条印的一艘帆船,还印有英文“英属圭亚那”、“邮政”、“1分”字样,上面印着一句格言:“我们既有贡献,亦有所求。”在随后的100多年历史中,它上演了一幕幕传奇。

根据记载,1873年圭亚那首都乔治敦有一个名叫费农·沃恩的13岁男孩,他是集邮爱好者。有一天他在家里的旧信封上发现前所未见的“洋红一分邮票”。

这种邮票本来应该是长方形的,却被沿着图案框线剪成八角形。他自称是他把这枚邮票从信封上弄下来的,但是否就是他把邮票剪掉边框或用橡皮擦坏背面已无法知道。可以肯定的是,沃恩觉得这枚邮票的样子十分难看,所以不喜欢它,于是把这枚邮票以1.5美元的价钱卖给了当地一位名叫N·R·麦金农的人。

麦金农得到“洋红1分”后,为了验证其真假,马上写信到英属圭亚那的首府德梅拉拉(Demerara)邮局查问。邮局回信告知:这枚制版简单的邮票确实是该局在当地报馆印制的,由于怕被仿造,便由邮局里的三位职员逐枚签字为证,此枚“洋红1分”邮票签名(缩写)的E.B.,是局长助理怀特。麦金农非常满意地保存这封邮政公事函,因为它是这枚破旧邮票的身份证。可惜这件邮局回信没有告知麦金农一个最重要的信息:不知是什么原因,才过了十几年这批邮票居然一枚也没留在邮局,连档案和印刷样品都没有。

1878年,麦金农收藏的全部英属圭亚那邮票共十七套一百种,其中也包括“洋红1分”以120英镑卖给利物浦的邮商托马斯·里德帕思。这笔钱今天看来似乎不是大事,但在当年是一个工人二十年的工资。麦金农本来是要卖给伦敦最早的邮商爱德华·彭伯顿的,但他还价115英镑而未能成交。这时候“世界邮票大王”费拉里已经注视着这枚邮票,因为里德帕思收到珍贵邮票时经常卖给他。他也经常跨海到英国各地购买邮票,而且多次表示他敬慕英国,认为是自己的第二故乡。当从德梅拉拉(现称乔治敦,是圭亚那的首都)邮局了解到这枚邮票的孤品身份后,费拉里便希望邮商能把这枚其貎不扬的邮票卖给他。里德帕思虽然是当时英国的著名邮商,而且具有非凡邮识,但显然对“洋红1分”的孤品身份一无所知而且讨厌它那四角被剪去、后背被擦伤的破烂模样,所以愿以600美元(一百五十英镑)卖给费拉里。里德帕思认为只售出一枚破旧邮票就能得到整部邮集并另挣三十英镑,确实可算发了横财。费拉里就这样很轻松地就得到了这枚邮票,600美元的成交价远低于他心中能接受的价格——5000美元。费拉里是一位意大利血统的贵族,取得德国国籍,居住在法国。这枚残破邮票随着他进入了巴黎瓦内街那得用三间房子才容纳得下的费拉里邮集时,便确立了鹤立鸡群的位置,并在几条凶恶狼狗的守卫下度过近四十年的光阴。1917年,费拉里去世,遗嘱写明把他的全部邮集捐赠给德国邮政博物馆。

本来这枚邮票有了很好的归宿,但不曾料想,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政府把邮政博物馆的邮票充作战争赔款的一部分移交给法国。法国政府于1921-1925年间委托巴黎邮票市场公开拍卖这批邮票,与此同时,法国人巴勒斯在1922年开始在邮刊上发表文章并向报界发表谈话,说他在“洋红1分”珍邮拍卖前夕,曾到拍卖协会会长吉尔伯特的办公室仔细看过这枚邮票,目的在于核实真伪。巴勒斯说他在高倍放大镜下发现“洋红1分”的纸纹在面值处模糊。它是把4分票上单词FOUR中的F抹掉,把UR擦掉后重新印上NE,从而产生出“ONE”,此外CENTS中的S被处理掉,又印上句点取代。明显的证据是:ONE中的NECENT中的NE在印刷特点和风格上都有差异。另外,无论是英属圭亚那政府和邮局的档案和文件,都看不到有关“洋红1分”邮票的发行消息、有关指示、费用和单据,也没有能证明这种票为官方所印的证据。这些重大发现真是石破天惊!

基于这种认识,加上有些巴黎邮商对其真伪存在疑问。主拍人吉尔伯特后来也透露说他并不认同“洋红1分”的完全属实身份,所以才在192245日的费拉里遗集第三次拍卖前,不顾一些人的强烈抗议,在拍卖时再三宣布“照原样出售”。在此前提下拍出的邮品不能退换,因为对其真实性没有保证。

由于英国的“皇家邮集”只缺这枚英国及其属地的邮票,故英国国王乔治五世也派代表参加这枚邮票的拍卖,他虽对购买这枚珍邮确有兴趣,可是对能否成功拍获也没有百分百的信心。因为竞拍这枚邮票的对手不但有挥金如土的美国富翁阿瑟·欣德,还有对该邮票真假提出置疑的法国大亨巴勒斯。一些较早的出价人,包括乔治五世的代表里德在内,在喊到二十万法郎后纷纷退出,只剩下巴勒斯和欣德的代表格里伯特两人在进行激烈的争夺,当两人都喊到三十万法郎的创记录高价时,整个大厅鸦雀无声,但拍卖槌却没敲下去。由于双方都声称买到这枚邮票,主拍人只好请他们协商解决,结果彬彬有礼的巴勒斯向决不退让的格里伯特作了谦让。当时中国集邮家也在注视着1922年这次意义非凡的拍卖,著名集邮家姜治方在《集邮六十年》书中谈及:拍卖结果,巨富无名氏以总是高出英国人愿意的任何价钱购得,使乔治五世的意愿成为终身遗憾。”

阿瑟·欣德的代理人用27360美元买下这枚邮票,另外还要付给法国政府17.5%作为手续费,故总共用去32148美元!阿瑟·欣德后来声称本来准备用六万美元购进的,只花出一半多使他非常满意。

而巴勒斯事后却说他在拍卖前听到了欣德的代表格里伯特在与朋友说:欣德给他对“洋红1分”的最高限价定为三十万法郎。所以当拍价上升到二十万法郎时,看到对手纷纷退出,为了使美国富翁多花十万法郎,他便施了这个小计。而他本人并未真的想收藏这枚邮票,因为他始终认为是伪品。

巴黎的报纸和邮刊也互相呼应:“同样异乎寻常和令人不解的是,这枚邮票从1856年印制到1873年被发现,居然经过十七年,此间从没有发现过同类邮票,这是史无前例的。而巴勒斯先生在1922年与1935年为何不购买这枚邮票?显然是觉察到它是伪品!”1936年以前,法国集邮界似乎普遍支持这个看法,故使海峡对岸的英国皇家集邮协会的专家们十分懊恼。

《伦敦集邮家》杂志发表邮学家约翰·威尔逊的文章,当时是1936年巴黎已成定论时,提出英国方面的反驳,指出“洋红1分”珍邮在19351030于伦敦哈默与鲁克公司拍卖前,曾送交皇家集邮协会的专家委员会检验,十六位专家在高倍放大镜下逐个字母进行查验,并没发现这枚邮票有整容的可疑,因为该票原有的红色表面没有受到任何方式的磨损,而且《泰唔士报》也刊出当时为查验而拍摄的照片为证。巴勒斯并不妥协,他在米罗出版的《选摘》中撰文反驳,对威尔逊的看法提出异议,认为费拉里声称“宁愿买进百枚伪品,也不让一枚珍邮错过!”,所以经常上当受骗。这个争论实质也是对集邮世界领导权的争夺,“洋红1分”只不过是这场争夺中的一件武器。只要英国皇家集邮协会还称霸一天,在法国众望所归的巴勒斯就要设法夺权。可是“洋红1分”居然在这场真假之争中提高了知名度。

在欣德收藏圭亚那洋红色一分邮票几年后,发生了这样一件事。美国集邮协会会刊在1928年刊登了一封寄给主编奥古斯特·迪茨的没有署名的信,写信人说他也有一枚圭亚那洋红一分邮票,欣德与写信人见面后,用一笔巨款买下这枚品相更好的邮票,具体数目无人知晓,然后轻松地坐在椅子里抽烟,划了一根火柴把第二枚英属圭亚那“洋红一分”邮票烧掉。同时宣称,现在世界上只有一枚圭亚那“洋红一分”邮票了,这一插曲让“洋红一分邮票”的传奇又多了几分神秘。

77岁的欣德在1935年死于肺炎,1940年,欣德的遗孀以4.2万美元售出该邮票,接手的是澳大利亚工程师弗雷德·斯莫尔。30年后,温伯格用28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这枚邮票,并随他在世界各地巡展,来提高邮票的知名度。又过了10年,这枚世界头号珍邮于198046在美国纽约华尔街道夫大饭店举行的“世界奇珍异宝”拍卖会上再度现身。多年的宣传,让这枚邮票身价狂涨。最终,这枚珍贵的邮票被一名神秘买家购得,成交价达到了93.5万美元,再次刷新了世界单枚邮票拍卖价格的纪录。

此后三十年间,这枚邮票再未露面。直到20143月,世界著名拍卖公司苏富比宣布,被誉为“世界第一珍邮”的英属圭亚那“洋红一分”邮票将于6月在纽约拍卖。617,在纽约举行的拍卖会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英属圭亚“那洋红1分”邮票再次出现,并以94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156.312万元)的天价成功拍出,刷新了单枚邮票拍卖的世界纪录,也使它成为世界上最贵和最富传奇色彩的邮票。

2015年,“世界第一珍邮”的买主撩开神秘面纱华丽浮现在世人面前。他不仅是世界第一珍邮的拥有者,还是美国高端鞋履品牌创始人、设计家——斯图亚特·魏兹曼(Stuart. Weitzman)。斯图亚特·魏兹曼,1942年出生,在纽约长岛长大,今年73岁。魏兹曼先生年青时曾经集邮,泛及世界各国邮品,其中也有英属圭亚那。像许多集邮者一样,他中年息邮,忙于事业,晚年有钱有闲,东山再起。他喜好独一无二的珍稀尤物,这枚英属圭亚那“洋红1分票”正好是世界孤品,于是决定不惜重金拍下此票。另外,他也是为了不让它落到英国集邮家手里。独乐,不如众享其乐,201564,魏兹曼先生与华盛顿美国邮政博物馆签约,华美展示其珍邮瑰宝,让广大集邮爱好者免费目睹这一世界孤品,而且一展就是三年。在英国大英博物馆和华盛顿邮政博物馆中间,魏兹曼先生之所以毫不犹豫地选择美国,缘于集邮人士众多,又是他的国家。华盛顿邮政博物馆里新建的珍邮馆更是一年到头(除圣诞节)从上午10点到下午5点半天天开放。据估计,放在美国,观众应该是英国的两倍。

走进华盛顿国家邮政博物馆。我们可以看到世界第一珍邮——英属圭亚那“洋红一分”邮票在一种特殊的灯光下,接受着来自全世界集邮爱好者的顶礼膜拜。自从有了这枚珍邮,邮政博物馆的观众也大有增加。这枚世界第一珍邮在华盛顿邮政博物馆展示到了201711月,期间也辗转安排到了其他城市展出。当问到是否会在展出完毕后拍卖这枚邮票,魏兹曼一口否定,他认为这没有理由。“尽管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但是我此生从未卖出过我自己买来的东西”。(何国辉/文)

何国辉简介:辽宁鞍山人,现居北京。有着25年邮币卡市场阅历,对邮票钱币收藏、投资、鉴定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在《中国集邮报》、《集邮》、《集邮博览》、《中国钱币》、《收藏》杂志等媒体上发表过数百篇文章。特别是对《贵州错片》的研究上斩获颇丰,一些文章填补了国内的空白。2009年出版了个人专著《中国邮票收藏投资解析》,该书在收藏集邮类2009年全年图书销售排行榜上名列第二。接受过《南方都市报》,《透望》杂志,《国际航空报》等媒体专访。

集邮本子原创稿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本文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 更多资讯请关注邮币卡123

关于我们 |

新闻头条 |

银商绑定 |

邮币知识 |

开户活动 |

招商栏目 |

联系文交所 |

我要发稿 |

邮币卡123邮箱:632968829@qq.com QQ客服:632968829 邮箱:632968829@qq.com 联系人:王经理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ybk123为邮币卡玩家竭力提供准确可靠、全面、专业、权威的邮币卡网站,新闻资讯,欢迎转载。